ArchivePage 2 of 34

2010~11日本跨年行:一日目(上)

  在自己良心的摧稿下,努力地寫了一千六百個字!

  本篇最後進度還沒出海關,但請相信我已經盡力了~(淚
======

  坐飛機如果是自己開車去,開車本身累、又要為停車問題所煩惱…特別是我們這次是七天六夜行,七天的機場停車費也是不少錢。
  不過看室友預先的準備,還以為他真的就是要親自開車去了。
  沒想到,他聽到魚缸和魚夫人要坐計程車,就乾脆因此叫了一台計程車。
 
夜晚的計程車

  其實我還蠻喜歡開夜車的感覺,因為喜歡夜景。自己開總是多了數份(室友與家人)的擔心,讓人載就比較輕鬆一點…所以一上車便放鬆地躺在車椅,偶爾和計程車司機聊幾句。
 
  夜晚的光影總是難以用相機捕捉,但我仍想趁機抓一些片段。

Continue reading ‘2010~11日本跨年行:一日目(上)’

2010~11日本跨年行:序

  事情的起緣是在網路上相識有六年左右的友人,在去年十月七日發揪團私噗,說要去日本大阪七天六夜自由行。
 
  由於之前室友也一直碎唸說想要去旅行,不過又糾結於一些事情,所以雖然回噗後…還是一直不是很確定,直到十日十四日才確定要衝。
 
  於是,確定好之後就牽線讓魚缸、魚夫人認識小班以便討論關於日本及關西地區的注意事項,一邊找小米的代養人(感謝創革同學-天花板威-的幫忙。)
  並且按照預估,在十二月二十日去換了十多萬的日幣。
 
  正當以為一切即將準備就續時,在出發的前天,我在便利商店遊戲架上看到一款遊戲叫文明帝國四,正在特價中…於是便慫恿室友買下來,沒想到竟然讓事情有意外的發展。
 
Continue reading ‘2010~11日本跨年行:序’

2010/04/30夢境

  從我有意識起就是住在這個村子裡,我似乎是第一代變化為人型的木精靈。
  很早就有了定終身的對象,但…我對那個人感覺普普通通,雖然不會討厭,但也不特別喜歡。
  可是朋友與村長似乎對此有一定的固執,要我和他們所指定那位「定終身的人」在一起。

Continue reading ‘2010/04/30夢境’

噗的歷史訊息(2009/03/30~04/05)

噗浪第二週~
Continue reading ‘噗的歷史訊息(2009/03/30~04/05)’

噗的歷史訊息(2009/03/27~03/29)

開始用噗浪也已經一年了,這一年來…讓我的Blog的文章大為下降……
由於今天身體不適合睡不著,於是卯起來逆流而上,將最剛開始用噗浪時的噗擷取下來。

至於那種下睡、早中晚安的噗就略過了…
Continue reading ‘噗的歷史訊息(2009/03/27~03/29)’

2010/03/09夢境

我覺得我快要把Blog拿來當夢境記錄用了…
今天的夢可以想到的關鍵字是,電影-蝴蝶效應(一代)、電影-時空線索、長門。

======

「我不是記憶特別好…」我坐在中間向數名對奇幻題材有興趣的高中生,以及一名剛剛稱讚我的婦人解釋著。「我的情況有點像是考試時可以自由翻閱課本一樣,所以和記憶力無關。」
婦人她應該會覺得莫名其妙,為何不乾脆地接受稱讚就好,被我突然的想要解釋清楚而感到迷惑。
在四週的學生開始細碎地討論了起來,試圖要瞭解我說的話,不過我想…要完全瞭解這樣的概念,不是置身當中恐怕很難理解。
當初覺醒之前的我,恐怕也無法理解。

讓我覺醒的那個人,被我所追隨著,我慶幸自己有如此特殊的能力,才足以追隨如此特殊的他。
我可以感覺到,在這條時間線的其他時空,他正逐步的靠近我,我的“現在”也將隨著跳躍(或同步)至他所在的“現在”,我閉著眼等著他的迎接。

四週模糊、低聲的說話聲越來越小,意識的跳躍已經開始了。
一眨眼的時間,四週聲音像是收音機切換頻道似…變成具夜晚氣氛的蟲鳴,我緩緩睜開眼睛。「你來啦~」貌似小學生的他微笑地看著我。
我也笑了:「讓你久等了。」

Continue reading ‘2010/03/09夢境’

2010/01/29睡覺的夢

這個夢很像我之前看過的某個美國影集,大概是叫什麼靈魂遊俠之類的…或者,有點像是”宿主”這個小說的情況。

--

人是由靈魂與肉體結合而行動、進食、思考,我不知道我原本的身體在哪裡,也不知道這樣在其他身體旅行的原因是什麼,不知道為何進駐亦不知道何時退房,就像是要旅行但完全不知道行程,莫名其妙的到某個地方遊玩的感覺,被一個未知的事情所牽引…。

上次進駐的旅程已經很模糊了,而上上次的根本就記不起來,我只知道這樣子的轉換已經是不只一次,就像在切換人生一樣。只不過是從中間沒有前情提要(身體之前的記憶)就硬生生的就切換進去…

上次依稀記得是在做企畫,似乎還做的蠻快樂的。

然後下個瞬間我就到了這個身體,似乎是修女(或類似的職業),在類似學校附設教堂的地方生活。
有位老師很接近我,我以為這身體原本的主人應該是和他在一起的,我和他一起帶著小孩出去做戶外活動,有老師提供的七本書讓小孩抽籤選擇誰應該要寫讀書心得。不過這似乎又像慣例一樣被賴皮了,到最後是我把所有的書借走。

回到了教堂把放著書的包包放好之後,我出去…就看到那名老師被狙擊槍射中,而且不只一次,最後死掉了…。我看到了殺手的長相,這讓我很害怕。

到了晚上回到宿舍,我擔心會被找到,於是努力的把感覺就不太可靠的門鎖鎖上,並試圖到窗戶對面的人家避難(以為可以過去的,結果沒想到他們窗戶和地面差了一層樓的高度,傳說中的樓中樓挑高格局,所以還是沒過去)。顯然宿舍門鎖一點用也沒有,殺手輕易的破解進到我房裡,正當我害怕時~一身黑皮衣的他放鬆地坐了下來。眼看著好像我們的關係比較接近,於是我試探地靠近他,並想阻止他把胸口的槍拿出來…不過阻止失敗。

他把槍拿出來後,意外的…不是對著我,而是對著自己,說這也是計畫之一。

觸碰著他的身體所產生的熟悉感覺讓我發現,這個身體跟殺手才是同伴,於是趕緊阻止他,並想解釋一下我的情況。

然後就醒了。_。

--

在其他身體進駐的情況,似乎是普通交情的人都不太會發現這身體的行為不一樣,要最親密的人才會知道,所以每次進身體我就要去找這個特別的人…像是任務提示的NPC。
有些習慣與本能是身體記憶的,所以即使我突然進駐,沒有之前的記憶,身體還是會自己做反應,因此可以借此找到最親密的人。
雖然靈魂切換的確切原因不是很清楚,不過似乎是身體原本的主人不想面對某些事情的時候,我就會進駐,如果後來情況轉變成很理想的時候…我就會脫離這個身體。但進駐和脫離的時機以及對象都不是我能選擇的…